第一位加入的團體會員:藝銘實業有限公司 ‧廖漢明‧董事長 於‧民‧109年4月9日參加第五次研究常會致詞

我今天會來參與這次‧黎明會‧主要是因為有心想要多瞭解與多學些事物,因此特別抽空安排時間前來。

由於這次疫情影響,我已經有一年多沒有出國。為了‧感謝‧葉‧社長在今年(‧民‧110年)1月6日(周三)時來我們公司進行指導,為表示感謝,一聽到這次有開課程,於是就特別安排行程前來,而且準時在早上9點半報到。

這次見到‧葉‧社長與‧黃‧教授。‧黃‧教授跟我是初次見面。他是我所就讀的‧台北工專‧(現在的‧台北科技大學‧)和‧國立台灣科技大學‧(簡稱「台科大」)學長。

而‧葉‧社長則是在我出社會時就仰慕你,因此在我印象中,過去應該有參加過幾次社長所舉辦的講習。

我過去是做「鋁陽極處理」起家,最初創業就是做「鋁陽極處理」,跟‧天朗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一樣。(‧葉‧社長發言:「所以‧廖‧董你老早就認識‧天朗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的‧游天來‧老先生。」)當然,我也僅是認識,並不太熟稔,因為之後就‧上‧台北‧讀書,就沒再去注意。

我這樣尊稱‧葉‧社長你,你對‧台灣‧的工業界,特別是表面處理,立下了汗馬功勞。整個‧台灣‧工業發展過程中,表面處理是相當重要的一環。當然知道重要的人就知道很重要,不知道的照樣不知道。而因為有表面處理,在‧葉‧社長特別用心,把所知毫無保留而且無私的貢獻給‧台灣‧表面處理業界,這是了不起。看到社長在耄耋之年依然在努力,實在感到抱歉,因此我要認真聽,表示敬佩社長的精神。

我本身做過電解研磨與化學研磨,不過大概距離四十年前的事情,而且初次自己創業基本上是親力親為,等同「校長兼撞鐘」,而且自己在製作時只知道要怎麼做,卻不知道原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今天我很認真的聽,才瞭解所有電解研磨內容,包括電磁場如何運行,尖峰離峰時間,研磨時要把高的部份削掉,低的部份還不能持續被電解過程咬蝕,才能達到平整,而後變成亮面。聽完之後,我就理解其原理。

這是我聽完這次課程的感想。然後看到‧葉‧社長這個年紀還如此用心,實在讓我感到敬佩。

就算這樣,我相當希望在社長眾多學生與朋友之中應該得要有人把這樣形態的活動,不管是組織也好,教育功能也罷,都要使其發揚光大。

目前台灣社會說是轉形,不如說已經變形。骯髒、危險、辛苦的所謂「3K」(‧日語‧羅馬‧音kitanai, kiken, kitsui的開頭字母)工作場所沒人想待,而研磨、電鍍等表面處理工作,其工作場地就是最典型的「3K」場所,沒人參與工作的結果,就導致表面處理這一個產業已經出現斷層。

十五年前我曾參加一個由‧中國大陸‧類似本地「電鍍公會」(現在的‧台灣區表面處理工業同業公會‧)的團體到‧韓國‧去參訪。之後有去‧日本‧中國大陸‧去採訪。參觀之後發現,表面處理這產業出現危機。‧日本‧韓國‧都這樣,‧中國大陸‧又差一點,但我知道台灣基本不行了。雖然當時知道‧台灣‧有「電鍍公會」,可是這個協會屬民間社團性質,跟‧日本‧韓國‧乃至於‧中國大陸‧的水準,以我的看法,似乎真的差很多。

當時讓我印象最深刻的,表面處理產業無人會做,可是又相當重要,於是‧日本‧在當時就開始用國家力量,找到專業人員,並進行開班授課,對表面處理工業進行一系列的傳承。‧韓國‧方面則是經由當時進行演講的一名大學教授口中提到‧韓國‧利用國家的力量去推廣支持。反而‧台灣‧除了教授之外,由於我也沒加入「電鍍公會」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推廣,所以不好批評。但是可以確定‧台灣‧目前沒有新人為了工業界表面技術這一環技術能夠生根並發揚光大,可能除了‧葉‧社長就沒有人了。而‧葉‧社長以八十多歲的年紀還如此有心,真的很讓人感動。

我自己本人去‧中國大陸‧發展已經33年(‧民國‧77年前往‧中國大陸‧),那時在座的‧天朗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成員‧游佳珮‧小姐應該還沒出生(‧民國‧79年生)。而在大陸發展時其中一項領域就是表面處理,因此我們在‧大陸‧經營時表面處理項目相當多,幾乎是只要能說出來的項目都有做,在‧越南‧廠也是一樣。

有一句話這樣說:「技術決定企業的成敗,管理決定企業的盈虧」我自己身為創辦人,偏向管理這塊,至於技術略輸一些。但是我知道技術的重要性,這邊也包括創新研發這一層面。

好比‧張忠謀,創辦的‧台灣積體電路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台積電」)之所以會領先世界就是因為在晶片製作技術一直進行創新,創新到趕過Intel這家原本晶片生產的龍頭,讓Intel還在沉湎於世界第一的稱號時,被‧台積電‧的高效能、高良率與低成本的攻勢給徹底打到無法招架,導致Intel在委託‧台積電‧代工與自主量產成本高的選擇上出現兩難。之後當對手AMD(Advanced Micro Devices,翻作「超微半導體」)委託‧台積電‧代工之下,AMD有取代Intel成為晶片業龍頭的趨勢。這就是創新全球。

我的‧台展集團‧既然以表面處理為公司核心,技術生根是必要的。可是說來慚愧,雖然自己的產業在各商業集團中算有相當規模,想把表面工程相關技術有系統的建立起來,有心想做卻做不好。曾委託在‧越南‧工廠負責表面處理技術的研發成員,(過去是‧黎明技術學院‧的學生),曾告訴他應該要把集團內各種表面處理包含各種電鍍處理技術參數建檔並優化,使其成為公司的核心技術,效果不是很理想。

困境在於我們製作表面處理是要依賴這些參數去進行生產才有收益,但是技術一般,往往技術是由電鍍原料商所提供,有問題直接問廠商,特別是‧藝銘‧在製作汽車零部件處理時,無論配方還是技術,都是由汽車工廠所指定配合,來自世界各地的原料廠商所提供,反而我們只是根據這些廠商告訴我們怎麼做,我們就跟著怎麼做,這樣對我們發展比較危險。

今天我是很有心來向‧葉‧社長來學習,也希望有機會能夠讓日漸趨緩的表面處理能夠繼續做下去。剛剛社長前面所說,創新、研發、還有講到環保、社會責任與公司治理。我也是這樣想,但是要做到好就不簡單。好比電子穩定程序(Electronic stability control,簡寫「ESC」),要做到好不簡單,但是不這樣做也不行。所以看到社長現在83歲的年紀,大我差不多一輪,社長不敢退休,我也不敢退休。我如果說就算活到85歲,我也不敢退休,也不知道能不能退休。我本身有這樣一個責任在那裡,我不做到可以,但是我後面還有2000個職員,要怎麼辦?每次想到這些晚上都睡不著。因此今天我是抱著學習與尊敬與敬佩的心來聆聽社長今天主講的電解研磨與前面開頭的社會變遷,好比‧唐榮鐵工廠‧,我有幾個就讀‧台北工專‧時期與‧國立台灣科技大學‧時期的同學就在‧唐榮鐵工廠‧工作過,另外就是社長提到‧大同公司‧的整個演變,我也是看得很多也看在心裡。所以我今天收穫很多,感觸也很多。謝謝各位!

 

發佈留言